斯塔克工业制造©

大本命抖森!妮妮佩佩一美本尼炮总包子开花balabala都是男神!除盾铁外所有cp通吃!本命cp嘛,看头像就造了(ฅ>ω<*ฅ)

我的养子脑子好像有点问题

【勇度吐便当  亲情向】

处女作献给我们的蓝爸爸

可能有点ooc.._:(´_`」 ∠):_ ...

文笔不好.._:(´_`」 ∠):_ ...

绝对是糖!不甜你们打我!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阴暗潮湿的小屋子里,一个瘦小的蓝色身影蜷缩在角落里,竭力想睡着。他不时战栗着惊醒过来,身子向墙壁愈贴愈紧,似乎那又冷又硬的墙壁能抵御周围的黑暗与孤寂。头顶上陈旧生锈的通风扇发出“吱呀吱呀”的刺耳噪声,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叫唤。他已经被关了很久了,没有食物,见不到光明。

铁门突然被重重地推开,刺眼的阳光让他伸出满是伤口的小手遮住眼睛。

“快给我滚出去干活!你要是再敢反抗一下,就不是关禁闭这么简单了!今晚餐桌上的就是你!”

他被人从地上粗暴地拎起,扔出小屋。用细得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断的胳膊从地上爬起,踉踉跄跄地跟着那个可怕的人。

现在出了屋子,光明,到处都是,但是希望,可何曾有过?他耷拉着脑袋,拖着沉重的步伐走着。呵,一个奴隶想什么希望?你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无缘希望。他摇摇头,嘲笑自己。可他依旧祈祷能有奇迹,大概是一种本能吧。

突然天空变得更亮了起来,亮得除了一片白色,什么都看不见。他感觉似乎有一种力量将他带离了这炼狱。

“他有个黑色的童年,没有希望,过着非人的地狱般的生活。”曼蒂斯头上的触角闪烁着,“我已经把他的噩梦带走了,你放心。”

皮特沉默着,擦了擦勇度额上的汗珠。

“但尽管如此,天性还是在他胸膛中播下一颗善良和坚毅的心灵,他内心的爱依旧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曼蒂斯忽闪着大眼睛,感觉到这种美好的她,眼神也变得更温柔了起来。

“谢谢你,曼蒂斯。”

“举手之劳而已,没事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有事叫我就可以了。”曼蒂斯慢慢站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

皮特看着眼前这养育了自己二十几年的人,内心百味杂陈,在Ego这件事之前他从没想过这玩世不恭的老混蛋居然会有这么细腻的内心。

不知过了多久,皮特坐在勇度床边的椅子上,睡得像一头猪,双手环抱在胸前,一条亮晶晶的哈喇子从嘴角一直流到裤裆上,头一冲一冲的,按照这个趋势下去皮特很快就能翻下椅子,一头栽在地上。终于一个猛扎把皮特惊醒,他晃了晃脑袋,勉强睁开了眼,困意让他的思绪像原核生物的拟核一样杂乱。他撇了眼身边的人,发现某人正侧着头用红色的眼睛盯着自己。

“勇...勇度你醒了?!”皮特一下子睡意全无,“噌”地站了起来,脚踢到椅子发出巨大的响声。

“臭小子,你好像不太想看到我醒过来?”

“没,没有...你醒了怎么不喊我?”

“看你睡那么死,没忍心把你叫醒。不过更多是想看你一头栽到地上,那样子想想就搞笑。”勇度一副没有看到皮特笑话真是失望的表情,把头转向床的另一边。

要是在往常,皮特肯定会立马回击,和勇度怼起来,而现在勇度却感觉到身边的人重新坐回椅子上,伏在床边,竟小声呜咽了起来。

勇度马上把头转回来:“干什么,臭小子?老子还没死呢,别弄得跟哭丧似的!”

“你差点没把我吓死!”我们的银河大英雄抬起头,泪眼汪汪地看着床上的人,嘴里像是含了颗亚罗果一样口齿不清地喊着。

空气突然安静了一会儿,勇度抬起手胡乱地揉了揉皮特的乱毛。

“好了,我这不是还活着么。别他妈大惊小怪的,再哭吃了你哦。”

老到掉牙的话,听了二十几年,只有这一次,皮特“噗嗤”笑了出来。他敢说要是勇度现在真的想吃了他,他一定拿着刀子问勇度,是要里脊肉、五花肉还是胸脯肉。

“混球东西,你笑个屁!”果然粗鲁是勇度深入骨髓的本性,他“啪”的一下拍在了皮特脑瓜子上,“去给老子倒杯水喝,渴死了。”

“好的!”皮特胡乱地摸了摸脸上的眼泪和鼻涕,立马连蹦带跑地去给勇度倒水,脚步重得怕是整艘船都能感觉得到。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一声狂笑:勇度他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响得好像太空里都能传播一样。

呵这小子...刚刚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现在跟打了兴奋剂一样...不是说让一个人成长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死一次或者死在他面前吗...我怎么不觉得...勇度无奈地想。

过了一会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勇度还在想臭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轻手轻脚了,抬头却撇见来人是火箭,肩上还坐着小树人。

“小狐狸你...”刚想问你怎么来了,勇度突然想到皮特刚刚那分贝估计连飞船上的细菌都知道了。

“I am groot. ”小树人先打破了静寂。

“他向你问好。”火箭解释。

“你好啊小树苗!”看见可爱的小东西勇度立马来了精神,双手吃力地撑着,想从床上坐起来。不知为何一个掠夺者糙汉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差。

火箭赶忙上前阻止,“你身体现在还没恢复,不能太用力。”

“多大点事儿,小狐狸你别可小看我...嘶...”勇度还是闪到了腰。

“我说别用力吧。”火箭一边怪勇度逞强,一边拿出修好的哨箭递给勇度。

“挺厉害的嘛小狐狸。”勇度翻转着哨箭仔细查看,“那么快就修好了。”

“快你个Ego!你都昏迷了快一个月了。皮特这小子天天陪在你旁边,现在居然还能那么有精神真是奇怪。”

这么久?勇度惊讶。

“你快死的时候皮特这小子只知道喊no no no,搞得像在召唤超能Nono似的,还是我赶忙开船把你救回来。”生气的小动物将两只爪子在胸前环抱起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气氛破坏大王“哒哒哒”的脚步声在门口响起,下一秒门就被重重踹开,始作俑者抱着一堆各式各样的瓶子。

“勇度我来了!你要喝什么?有雪碧百事美年达,脉动七喜哇哈哈,红牛醒目健力宝,农夫果园和芬达,花生牛奶养乐多,凉茶绿茶冰红茶!这些都是特蓝星上很有名的饮料哦!”

勇度现在非常极其十分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把这小子送到Ego那里去。

火箭看到皮特这样,不自觉地扶额...

几天后

“勇度你真的要这么快就重拾旧业吗?你还没恢复好呢!”皮特跟在勇度身后,就像一只蠢极了的哈士奇。

“嗯哼,火箭说我已经可以活动了。”

“那只浣熊说的话不靠谱!你不能听他的!”

“你小子再给我烦我就把你丢到太空里。”

“诶别呀,我...”

“咴——”一道红色残影停在皮特脸前。

“好好好我不烦了,那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不行。”

“为什么嘛!”

“因为你太烦了。”

End (:з」∠)_

评论(11)
热度(68)

© 斯塔克工业制造© | Powered by LOFTER